《五月槐花不如你》 上篇     霍嚯
2018-04-28 21:51:23
  • 0
  • 3
  • 4

题记:2017年五月我独自一人踏上了阔别十二年的《心城》恍如《邯郸一梦》我又一次踏进了矿院的门庭,在学步桥上寻觅,幻想着《邂逅》昨日的《偶遇》她像一个《神话》独有《单飞的美》在京娘湖里荡浆,探秘香孩儿背后的爱情,思索是谁《摆渡》了我的人生……

  在我家的门前有一排整齐的槐树, 每年五月槐花盛开时节,小院的空气中总会弥漫着一丝淡淡的槐花香。“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此刻我总喜欢坐在屋顶上静静的沉醉在这花海之中。喜欢槐花,虽然没有荷花冰清玉洁的气质,但也不失小家碧玉的淡雅,香而不浓恰到好处。然而每当槐花盛开时,我的心情却总会有一阵子的忧伤。血液被回忆的细胞渗透,脑海里也尽是些发黄的胶片。“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那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在这个发黄的岁月里有一个身影总会清晰频繁得出现在我眼前,她就是伍月。在那遥远的地方,槐花是否也正开放,她是否也嗅到了思念的花香。我的回忆被这淡淡的槐花香 带回到了青涩的芳华年代

 伍月是一名莱克外语中专学院的学生,邯郸午安人。 性格开朗活泼,长相清秀,自幼跟着父亲长大。我与伍月同住在大学生公寓村内,并且是楼上楼下的邻居。我们的相识有点意外,时隔多年如今还记忆犹新。那天我在阳台熬夜到天明完成了机械制图的作业,正要收工吃饭,只听啪的一声,一件女孩的内衣从天而降,湿哒哒的砸在我的图纸上,心想我的图纸完了,我抬头仰天长怒,楼上隔壁阳台伸出一个小脑袋,披头散发,满脸通红,还不停得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忽然也觉得有些尴尬,毕竟是人家女孩儿的内衣。不一会只听门外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果真是她,还没来得及质问,她便从我手里抢过衣服转身而去。可怜了我的作业,叫我如何应付过去。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是母亲节,学校各个社团都有自己的活动。可我是个喜欢独处的人,感恩和思念是一个人心里的事,没必要在形式上过于表现。我独自游荡在十字街头,路边的槐花已落尽,满地堆积,憔悴损,可香气犹存,现如今有谁堪摘。花儿落了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挽留呢?忽然又想起龚自珍的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或许这也是一种母爱吧。“卖花了,康乃馨十五元一支,送给母亲的爱”。卖花姑娘清脆的嗓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在柔弱的橘黄色路灯下,我看到一个身着校服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在人流中攒动。我走近一看原来是楼上掉衣服的那个女孩,她转身也看到了我,刚才微笑的脸有些尴尬,“这最后一支花卖我吧”。女孩并没有接我的话“那天的事真是不好意思,你的作业.....,奥,这支花送你吧。就算我对你的道歉”。“没关系,作业我补交了,只是以后再不要掉别的东西了,砸到我的头就不好了”。女孩听了害羞的笑了,嘴角两边相嵌起深深地酒窝。我们彼此介绍自己,知道了她叫伍月,在外语学院读二年级,她们的学校就在公寓村内。我们边走边聊,慢慢的熟悉了。 

     我拿着康乃馨问伍月,百花中你喜欢什么花,伍月说“槐花,”我很好奇,她接着说“小时候老家门前有很多槐树,每当槐花盛开的时候,满院子都是浓浓的槐花香,槐花不仅香,而且味道美,最喜欢妈妈用槐花做的坨子(面粉鸡蛋槐花混合在一起用油煎熟),咸咸地带着一丝花香。“是呀,我也特别爱吃,我家门前就有一排槐树,小时候总是因为爬树摘槐花被妈妈打屁股,现在妈妈老了打不动了。”“被妈妈打是多麽幸福的事呀,我已经很多年没吃过妈妈做的饭菜了”。说到这,伍月的眼角有些湿润,刚才洋溢的脸颊也有些忧伤。“你妈妈现在对你不好吗?”。伍月从我的手里拿过康乃馨拨弄着花瓣“妈妈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得病离开了我们,妈妈很爱我,得知自己的病没有希望了,就拒绝治疗,把准备做手术的钱给了我,让我好好上学,她说她会好起来的,可是那天我放学回来她却永远的离开了我。”此时伍月再也控制不住泪水盈眶而出,“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想起了伤心的事。”没关系,今天母亲节,我很想念我的母亲,哭出来心里好受多了。”伍月把花塞到我手里,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大学生活相对高中算是奢侈多了,每天最多也只有四节课,其余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偶尔也去踢踢足球活动一下筋骨。从公寓村到学校有五公里的路程,我买了辆二手单车每天都骑车去学校。在路上我经常会遇到伍月,彼此会微笑打招呼。有一次周末,我老远就看到伍月向我招手。

伍月的头在花树丛中钻了起来,青翠的树木空隙之间,露出皓如白雪的肌肤,漆黑的长发散在肩边,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只见她舒雅自在的坐在长椅上,明艳圣洁,白衣倒着蓝天,落花一瓣一瓣的掉在她头上,裙褶上,影子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有点事想请你帮忙,下周日学校要举办英语演讲比赛,我想去你们图书馆找些资料做准备。你有时间吗?”“刚好我也要去图书馆,那我带你一起去吧。”第一次与女孩子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心里不免有点紧张。骑起车来左右摇摆,伍月坐在身后,双手使劲拽着我的衬衣,一股淡淡的幽香从身后飘来,好熟悉的味道,像五月槐花的清香。这是伍月身上独有的体香。我是不敢妄动,生怕摔了人家。不一会图书馆到了,我却已经汗流浃背,“我不至于那么重吧,把你累成这样。”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是你重,是今天的天气太重。”我心想平常一口气骑个三十里也不会这样,今天是怎么了,难道真是太紧张了。 阅览室已经坐满了同学,我让伍月把要找的资料写下来,找座位等着,我进去帮她找。图书馆的藏书种类齐全,一应具有,不一会我就找全了所有的书。拿给正在等待的伍月,她见了满是欢喜,如饥似渴的翻阅起来。她看书的样子好认真,一边翻阅,一边做着笔记,嘴里还默念着。这个女孩给人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淡淡的柳眉仿佛用心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像两把小刷子,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这是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她。 

   古人云书非借而不能读也,此话定有道理。阅览室的同学个个痴人的样子,可人非圣贤熟能不饿,填肚子的时间又到了。伍月非要请我吃饭表示感谢,在我的学校我怎会让她喧宾夺主呢?我们学校的食堂在河北省也是屈指可数的,各地的风味小吃齐聚在此。不是吹牛,变着花样吃不重复也要吃上一个月。“我这刚刚饱了眼福,又有口福了,这叫我怎么好意思呢?”伍月笑着说,一走进餐厅门口扑鼻而来的是各种饭菜的香气,我给伍月选了几样有特色的小吃,她也吃得津津乐道。连过往的同学们也开始注意她。伍月问道:“是不是我的吃相太不雅了,别人都在注意我。”“不是你的吃相不雅,在我们学校是个女生都会引人注意,更何况像你这样的美女。因为学校专业,九成以上都是男生,女生是凤毛麟角,如果谁能和女同学共进午餐那是要遭人嫉妒的”。“这么说来能和我吃饭是你的荣幸喽。”我无言以对,只好傻傻地笑。

    莱克外语学院在邯郸是非常出名的,教师资源雄厚,全部是外籍教师,授课时全程英文教学,英语演讲比赛也是每学期必不可少的。周日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却阻挡不了同学们的热情,公寓村的广场上人头攒动,我仔细寻觅广场前的讲台,却不见伍月的踪影。心想可能人家正在备赛,还是不打搅人家的好。我正要驱车离开,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回眸一看正是伍月。“是来看我比赛的吗?”“嗯,不,不是的,我正好路过看着挺热闹。我…我要走了,今天学校有足球比赛。”结结巴巴的我如同老鼠似的消失在人群中......

      11月11日双十一,又被单身男亲切的称为光棍儿节,对于机电专业的男生来说,今天是无比让人期待和兴奋的。因为在今天他们有可能完成华丽的转身摘掉光棍的帽子。机电专业男多女少,比例失衡,学校班级为了缓解这种失衡,每年11月11日都会以班级为单位举办茶话会,目的就是为了让班里的男生们有机会认识“志同道合”的女生。为了光棍节茶话会成功的举办,班里的男同学都会为此使出浑身解数,有些人甚至会把只有一面之缘的女生邀请过来,这次的茶话会班长也交给了我任务,因为班里的集体活动我很少参加,所以班长对我意见很大,这次下了死命令活动要参加而且必须邀请女同学来参加。否则下批的预备党员名额还是不会有我。其实我是不太在意什么党员的,但做事还是要有分寸的,不能让人家感觉自己是鸡立鹤群。可话又说回来,我哪里认识关系较好的女生呀,真是有点赶鸭子上架。

      下午没有课,无所事事,只好躺在床上看书,“孙少平打完夜班,满脸乌黑,一身的疲惫,井口处第一缕阳光射到他的眼睛,他用那双沾满煤灰的手揉了揉眼睛,又一次能看到这美丽的世界,他的内心是无比喜悦的。忽然隐约中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田晓霞,是她,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晓霞,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在做梦吗?工友们的表情告诉了他这不是梦。”路遥先生的这本平凡的世界我已拜读过。第一次看时很是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堂堂的省报大记者会喜欢上一个煤矿工人。后来我渐渐明白田晓霞是喜欢少平朴实平凡向上的精神。当当当,急促的敲门声让我从平凡的世界里惊醒。让我惊喜的是敲门的竟然是伍月,“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英语演讲我得了三等奖,这也要谢谢你的帮忙呀。”晚上,吃饭,我的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念头,“吃饭可以,但地方由我定行吗?”“没问题,只要不是星级酒店就行。”我的心里有点沾沾自喜,班长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骑车带着伍月来到离学校不远的小餐厅,同学们都已如期而至热闹的很。我这帮同学见我带来一位女同学,像蜜蜂见了花儿似的蜂拥而来。伍月并不知情,还以为是什么流氓混混不知所措。我对伍月说出了实情,她却要转身离去,我将她拦下“我没有故意要骗你的意思,实在是没有认识的女同学,就算帮我一个忙好吗?”我从未看到过伍月生气的脸,好后悔带她来这,这时同学们也起哄说和。伍月好不情愿的走了进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